•   的争夺案闹得沸沸扬扬;一边是无锡日升体育用品有限公司以4460元注册成功“林书豪”

      商标作为无形资产,逐渐成为企业争夺的重要资源。围绕争夺背后,也诞生了“职业商标注册人”这样一个隐匿的新“三十六行”。这真是一个“暴赚”的行业么,隐匿在水面之下的冰山的另一端是什么样子?近日,一位从业10多年的职业商标注册人对此起底。

      寻找职业商标注册人并不容易。记者多方辗转,最终在百度商标贴吧上看到一则商标转让启事,在这则启事里,马涛将“财运来”白酒商标叫出了60万的价码。

      山东聊城东昌府区北斗星企业管理咨询公司负责人马涛,作为职业商标注册人,已“混迹”10多年。

      1999年,在聊城一家律师事务所工作的马涛开始接触知识产权方面的案子,在代理案件的过程中,他越来越多地意识到,商标作为一家企业品牌的门面和根基,直接影响到产品的形象和成长。此时,大多数企业尚未意识到知识产权的重要性,往往煞费苦心想到了一个商标,却因为没有注册而并未真正意义上获得商标的所有权和使用权。

      马涛进入这个行业之初,就是挨家挨户拜访企业,普及商标的重要性,然后帮助企业申请商标,一个商标的代理费大概是600元。“记得有一次,企业提出,商标的名字和图案都需要由我们来设计。我冥思苦想了整整3个月,最后终于想到了两个商标,注册成功后仍然只获得了600元一个的代理费。”

      这样的无奈,随着2001年底新修改的《商标法》出台而找到了出口。按该规定,自然人也可通过合法注册程序拥有商标所有权。马涛于是辞去了律师事务所的工作。

      “没事的时候多想几个好名字,卖给企业,这样一来,自己的创意也能直接转化为利润了。”马涛说。

      据重庆中润知识产权服务中心主任陈晓葵透露,大多数职业商标注册人的前身,都是从事商标代理的专业人士。

      2008年,马涛在山东阳谷花费2500元买下了名为“景阳冈”的闲置面粉商标,转手卖了15000元。“之所以看中这个商标,是因为鲁西是全国最大的小麦种植基地之一,面粉这个行业肯定会兴起来,再加上景阳冈是全国老百姓都熟知的名字。”

      事实上,近年来,从同仁堂到联想,从海信到索爱……每起商标争夺案中都不难看到职业商标注册人的身影,且每一宗商标案中动辄高达数百万元的标的,向公众呈现出来的近似一种“空手套白狼”的买卖。是否真如大众所闻,“左手进右手出”都能轻易赚得盆满钵满?

      从业10多年,从马涛手上卖出去的最贵的商标也不过几万元。除非是抢注大型知名企业正在使用的商标能叫到比较高的价码之外,按照目前的市价,一个普通商标大概为5000~10000元。

      据业内人士透露,如广州洋智般手握1000多个商标的大型商标代理公司,每年在商标买卖方面的收益也不过500万元左右,而要注册1000个商标需要花费的申请费用就高达百万元,何况作为个体存在的职业商标注册人。

      陈晓葵也证实,“即便是在职业商标注册领域最繁荣的时期,一个商标最多也就卖到几万块钱。”

      陈晓葵透露,就整个职业商标注册人群体而言,更多的还是陷在手握商标卖不出去的尴尬境地。

      在马涛看来,对于大多数职业商标注册人而言,需要的从来都是足够的耐性。很多人终其一生都难以遇到一个能申请成功的天价商标,而通常情况下,一宗商标买卖的利润基本上都维持在3000元左右。“一个商标的价值几乎完全取决于企业的喜好,这一点也决定了商标交易的不确定性。”马涛说。

      尽管这样的好事在行业内难得一见,但对于绝大多数职业商标注册人而言,更像是一场刺激的押宝游戏。

      而且,游戏规则也繁复。但就陈晓葵看来,且不说知名企业本身对于商标的重视性,单论商标主管部门会不会批下来都是个问题。

      马涛透露,在2005年至2010年期间,一个商标申请成功需3年左右,即便是2010年之后流程有所简化,也需要等待14个月左右。

      陈晓葵说,至于这个群体究竟有多大,每年的交易量是多少,“实在无从得知,因为一直都是在‘面下’操作。”

      据陈晓葵透露,2010年,重庆小天鹅集团总裁何永智曾花费50000元,从重庆一名职业商标注册人手中买回了“洪崖洞”商标所有权。

      陈晓葵还介绍了另外一个案例,在不久前,北京一家公司抢注了重庆某大型机械生产商的商标,最终该生产商花费了300万元巨资赎回。

      无论如何,职业商标注册人的出现,还是导致了不少企业遭遇商标被抢的尴尬处境。一旦企业面临商标被抢,应当如何要回商标?

      西南政法大学知识产权专家邓宏光表示,企业商标一旦遭遇抢注,除了花钱把商标买回来之外,相关法律法规或能帮助企业实现维权。

      比如,按照《商标法》第三十一条规定,申请商标注册不得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,也不得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。以及《商标法》第四十一条规定,已经注册的商标,如果违反了《商标法》其他部分条款规定的,都可以请求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裁定。

      尽管如此,在邓宏光看来,我国现行法律在商标注册这一块还存在缺失。比如在构建在先权制度方面,“目前在很多国家都有规定,关于商标使用应当将历史以及实际的情况考虑在内,遗憾的是,我国现行《商标法》尚无这方面的考虑。还有对于那些注册而不使用的商标,从法律上也应当区别对待。”

      邓宏光认为,在现行司法环境下,企业如想规避商标被抢注的情况发生,最根本的还需要防患于未然,提高法律意识,从一开始就主动为自己的品牌加上一个法律上的保障。

      同仁堂1989年,北京市药材公司发现其“同仁堂”商标在日本被抢注。该公司遂以“同仁堂”为公众熟知的驰名商标为由,请求日本特许厅撤销该不当注册的商标,日本要求提交“同仁堂”系我国驰名商标的证明文件。为了保护我国商标在他国的合法权益,商标局在作了广泛的社会调查之后,于1989年正式认定“同仁堂”商标为我国驰名商标。这是商标局认定的国内第一件驰名商标。

      联想2001年,联想开始全球化发展步伐,却发现联想的英文名Legend在全球竟被100多家公司注册过商标,行业遍及娱乐、汽车等。据传,联想试着在欧洲买了两个回来,但很快发现,要和全球100多家公司去谈。2003年4月28日,联想无奈之下,宣布花费巨资更换“Legend”为“lenovo”。(来源:重庆商报记者:任忠君)(责任编辑:徐子涵)

      324揭秘:动不动就说一个商标值百万千万绝对是玩笑2012年03月06日13:34

    上一篇:

    下一篇:

    坚果仁
    坚果仁
    2019-10-10 04:03
    阅读数 2881
    评论数 1
I'm loading
 家电维修|北京赛车pk10